IG:scoups_datu

榮勳 零點一 (過度猜疑)1

 

*順榮知勳已是戀人設定

 

__若你是零則我們中間的汙點就由你來清除掉。

 

雪花片片,在這個寒冷的冬天獨自一人走在校園裡走著,忍不住打了個噴嚏揉了揉微微泛紅的鼻頭,雙手的冰涼感讓他瞬間有些後悔今天出門時忘記帶上手套。

「在冬季出生,美麗的你,像雪一樣清澈,只屬於我的你。」,有個清澈的嗓音深深的吸引著他,那是少年們初次相遇的地方,也是順榮從此念念不忘的一幕,每當提出來的時候總會挨上好幾個李知勳拳頭。

教室內零散的樂器散布在各處,鋼琴的腳邊有著一罐已經消失一半的碳酸汽水,一個小身影正在鋼琴前苦惱的敲著筆數著拍子,似乎是感受不到滿意又搖了搖頭在紙上更正著,因為太過於專注而並沒有注意到對方的靠近,順榮接近之後也沒有過多的動作而是靜靜的等待著他,似乎是感受到視線知勳移動了自己的雙眼盯上對方的雙眼。

「知勳呀,時間不早了。」,順榮笑著眯起眼,知勳抬起放在鍵盤上的左手撇了眼時間,是不早了呢下午五點了。

「恩,知道了,走吧。」,知勳將所有的歌譜收拾到背包裏面將捲起的袖子拉下,碳酸氣水忘記蓋上蓋子早已只剩糖水的味道,雖然很甜但是知勳就是喜歡這種味道,順榮順手替他揹了吉他,兩人並肩走著保持了一小段的距離,他知道對方不太喜歡肢體碰觸所以多留了一些空間,但說實話順榮其實希望能進一步地靠近他,有時候他會覺得對方似乎太過於與他保持著距離了,李知勳合著雙手輕輕對著手掌哈氣耳尖微微泛紅,順榮拆下自己的圍巾替對方圍上如同口罩般覆蓋了對方半張臉;淺淺的檸檬味聞起來相當舒服,李知勳微微抬眼撇了眼少年不過相當快速的又收回了自己的視線落在地上的白雪。

順榮花了相當多的時間都在猜想知勳的心思,他總覺得對方總是心事重重的模樣總是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樣;他悄悄的稍微往他身邊貼近了一些碰觸到對方的羽絨外套,不過很快地就又被對方給逃開了,順榮有些不是滋味了他總感覺被對方冷落著,原本總是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他也開始沉默不語加快了腳步走在對方前面;看見對方如此反常的模樣知勳也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權順榮,等下...。」,對方已經快到自己有些跟不上的地步不知道跟了多少個路口順榮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知勳,兩人隔著一條街當時是紅燈知勳也追不上他;知勳看見了對方說了話,隨後她又轉身離開消失在街道中,知勳有些無力地坐在一旁的涼椅上休息。

知勳,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知勳腦海裡一直迴蕩著順榮最後開口的那句話和他強顏歡笑的表情;答案其實相當淺顯易懂,喜歡、當然喜歡,雖然總是對自己戀人愚蠢的行為感到有些頭疼,但是他喜歡對方善於觀察總是替他分擔著一切;他的出現讓冰雪融化,他給予了自己太多自己所想擁有的一切;這夜漫長只是少年始終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如果自己更善於表達那該有多好。這個想法充斥了知勳整個腦海的想法,手機沒有對方傳來的訊息安靜的平躺在一旁陪伴著少年;歌譜散落了整個地板有些被揉成一團團紙球;煩、太煩了,他怎麼就會以為順榮知道他的想法呢。

時鐘停留在十點十分腦海閃過他的笑臉,是啊,總是對方付出的比對方更多呢;桌上的碳酸依然忘了蓋起知勳是被忘記關掉的廣播電臺給吵醒的,零點,知勳每到這個時刻便會開始變得相當感性,他獨自一人窩在沙發看著電視播著老舊的電影,手裡緊緊握著手機不肯放下似乎在等著什麼。

另一邊的順榮自然也不好受,雙手枕在自己後頭望著關了燈後昏暗的天花板,也許是自己太過於衝動了吧。他逐漸開始反省著自己,手裡也緊緊抓著手機沉默不語盯著通話攔上被置頂在最上層的名字 知勳 ,也許睡了吧,順榮搖了搖頭保持清醒手指輕輕的碰觸著屏幕上的名字。

「知勳,晚安。」,淺淺的在手機屏幕上落下一吻, 也許自己該改改孩子氣的個性了呢。

 

__未完待續

 

评论(2)
热度(27)

© 月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