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scoups_datu

零點一 (過度壓抑)2

經過了一夜的輾轉難眠,兩人的眼下都掛著厚重的黑眼圈,還是同樣的早餐店兩人不約而同的相見,同樣的時間同樣的那個他,沒有過多的眼神接觸,知勳握緊了自己抓著書包背帶的手。

「兩份三明治,一份不要沙拉。」,自己還未開口對方就搶先一步,後者的口味是一直以來自己的習慣,無微不至的照顧這句話用來形容順榮對知勳來說是在適當不過,雖然看似不在意細節但事實上少年比誰都要來的心思縝密,面對自己喜歡的人事物比誰都還要更加的專注。

三明治被放入了自己空蕩的背包中與一本已經使用到殘破不堪的歌譜緊緊相依著,隨手也放入了一張紙條,從筆記本上撕下的紙被折成了四方,白紙透著透著用黑色原子筆密密麻麻書寫的字。

「記得吃早餐。」,一如既往的提醒,隨後感受到的是脖子傳遞而來的溫度,又是那條檸檬味的圍巾,毛線的材質讓知勳有些癢的微微挪動著,將自己的臉埋進圍巾裡哈著氣。

少年並沒有停留過久,將對方打理好之後才離開,知勳並沒有讓他停下腳步而是沉默的望著他的背影消失在分岔路口沉默了許久才邁開了步伐,他低下頭望著對方在雪地留下的腳步沿著他走過的腳步前行著,自己的腳踩踏在對方之上又重新替已經快被雪覆蓋住的印記添上了新的一筆。

到學校的知勳被沒有走到教室反而繞了路通往三樓轉角的音樂教室,一切似乎都和昨天離開前一樣沒有任何變動,教室裡的每個角落都能想起對方的身影;手指覆上了黑白的琴鍵,鋼琴擋住少年的身影,樂譜沒有一如既往的甜美能感受到演奏者現在似乎有些難受,指尖的彈奏越發的強烈,溫熱的感受滑落少年的臉頰不知是淚水還是汗水,金黃色的頭髮微濕的黏在肌膚上,最後一個音符落下少年也隨著躺下,他的力道有些過大臉頰接觸到鋼琴的時候發出了響聲和奇怪的音調;鼻尖的酸澀感似乎正嘲笑著他,知勳看向窗外遠方的摩天輪感覺它停止轉動了,只是斑斕的色彩點綴著灰暗的天空顯得有些礙眼,心裡頭亂糟糟的他不常有這樣的感受除非他在創作的時刻。

「順榮⋯。」,輕聲想呼喚他的名字卻感覺此時嗓子無比乾渴放在腳邊的碳酸汽水不知何時被他踢翻了,淚水順著臉頰滑落,他連想要抬起雙手逝去眼淚的力氣都沒有,想念頓時充斥了整個心頭。

教室的門被緩緩的開啟了,嚇得知勳從鋼琴上彈起背過身胡亂的抹去自己的淚水,羽絨服磨擦的聲響離自己越來越近還有塑料磨擦的聲音,腳步聲停下了知勳被擁入溫暖的懷中。

「知勳,我來了。」,臉頰緊緊依偎著彼此磨擦的聲響離自己越來越近還有塑料磨擦的聲音,腳步聲停下了知勳被擁入溫暖的懷中。

「知勳,我來了。」,臉頰緊緊依偎著彼此。

「嗯,太慢了。」,少年轉了身壓下對方的頭,忘記控制自己的力道而撞上了對方的牙齒,知勳有些吃痛的抽了一口氣,很快的順榮的味道充斥著自己的鼻腔,還是那股清爽的檸檬味,閉上的眼微微開啟想要看對方,不料映入眼簾的是對方虎視眈眈的眼神,知勳有些不知所措不知到底該放在哪裡的雙手開始抵抗著對方;換來的只是對方更加重的吻,緊緊擁著對方的手從不鬆懈將懷裡的人似如珍寶的呵護著;這個吻也許在外人面前並不長只是對於兩人之間,這仿佛是最長的親暱接觸了,兩人都不太會形容那種感覺只是更加強烈的感受到對方平時沒有說出口的話語,似乎都暗藏在這個吻當中了。

「我⋯想你了。」,知勳低下頭並沒有看見對方因為自己說出口的話語訝異的說不出話的模樣,低下的頭早已通紅的像顆蘋果,順榮抱緊了懷裡的人將他的臉抬起。

__

不善於言語也好他就是他,也只能是他。

__

「順榮⋯我愛你。」,音量小到幾乎微乎其微,知勳將自己的頭靠在他肩上微微蹭著。

「我也很愛你。」,手掌撫上對方的頭髮輕柔的順著。

靜止的摩天輪似乎又開始轉動著,大雪的溫度此時都感受不到了,只能感受到緊緊依偎的體溫和那些說不盡的情話,若你是空白的歌譜就由我來為你填滿。

评论(2)
热度(19)

© 月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