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scoups_datu

榮勳 溫度

_

「不對、不對,啊⋯這些都要重來。」,白髮少年頭戴耳機雙手緊抓著頭髮,手中的筆重重的砸落在寫滿歌詞的紙上,一隻溫暖的手掌輕柔的拂過他的髮梢又逗留了下最終停留在對方肩上,順榮待在一旁並沒有打擾自己的戀人作業而是寧靜的望著對方利落的在鍵盤上敲打著。

「今天也不順利嗎?」,順榮輕輕的移開了他的耳機在一旁小聲的說著,換來的是戀人更加銳利的眼神,眉心緊皺著明顯的感受出對方對於自己歌詞的不滿意,知勳推了一把順榮的椅子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順榮故作受傷的從椅子上滑落在地,雙手抱著胸口在地上打滾著;知勳沒好氣的撇了他一眼隨後又將視線落到電腦螢幕,只不過這次不同的是他的嘴角多了一抹微笑。順榮滿意的笑了笑拉了自己的椅子又黏回知勳身邊。

他看了看知勳手邊的紙張,隨意的看了下 HIP HOP隊的填空題忍不住笑出聲,能夠相像知勳在給他們題目的時候他們面有難色的畫面,順榮擦去眼角的淚水環顧了下四週,微弱的的紫色燈光透著神秘的氣息還有眼前的少年眼睛直勾勾盯著屏幕的專注神情,對知勳來說錄音室算是他其中一個歸宿,很多時間看不見他大多都待在錄音室裡面戴著耳機思考著新的曲目,那專注的眼神總會讓順榮有些吃醋,總愛吐槽他說談戀愛的時候都沒有那麼的專注了,他調皮的滑著滾輪椅子在知勳身邊轉著,在他寬鬆的衣物露出的肌膚上落下一個又一個的印記。

「權順榮⋯你⋯。」,知勳滿臉黑線望著自己已經要滑落的衣服伸手想要拉自己的衣服卻被溫暖的手掌給扣住,順榮牽上對方的手紳士的在白嫩的小手上落下一吻,知勳沒好氣的一個拳頭砸在對方頭上。

「不要太過分⋯現在還在工作。」,知勳緊皺著眉頭卻不知自己早已羞紅了臉,順榮笑著將對方摟近自己懷裡,鴨舌帽蹭過自己的臉邊與自己的皮膚親暱著接觸著,正如他們現在所作的一樣,順榮笑著鼓起的腮幫子仿佛倉鼠一般肉肉的知勳喜歡跟他親暱的接觸,他覺得對方相當的療癒不管是懷抱還是他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最好的休憩。

「好好打起精神放鬆點。」,順榮輕柔的拍著他的背給他鼓勵要他不要太過心急,平靜下來之後他又重新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他讓對方退到自己身後準備開始錄音,得知對方的暗示之後順榮默默的退到後方靜悄悄的不發出一點聲響,他悄悄的在背後拍著對方努力的身影也將自己拍了進去,很快的轉發數就讓順榮眼花撩亂;將亮著螢幕的手機丟在一旁又將視線回到知勳身上,對方早已就沉浸在自己的思維當中,過了一段時間後成員們陸續抵達也陸續結束了錄音。

_

「下一位。」

「是!我會努力的!」

「哦~精神很不錯呢。」

_

雖然知勳並沒有抬眼不過卻能感受到他嘴角微微的上揚。

「剛剛那段的音域更高一些吧,拉~耶~類似這樣的能做到吧。」

「拉~耶~這樣嗎?」

「喔?很不錯呢。」

_

知勳在歌詞用鉛筆做著筆記,真摯的眼神盯著錄音室的對方,歌詞最後的我愛你卻讓知勳頓了下,因為此時對方是隔著玻璃窗望著他的。

_

「專注些,這不是玩笑。」

「我喜歡你比誰都更專注,知勳你也知道不是嗎?」

「不是,所以我說你這樣會讓我分心啊。」

_

知勳手有些用力的壓著對講指尖有些泛紅就如同現在的他臉頰縮在外套裡只能發出悶悶的聲響,他最無法忍受這種突如其來的表白,可對方總是在自己出乎意料之外的時候說出口,總是讓自己不知所措著卻又是如此的心動;這讓知勳想到之前他們在練習 Bring it舞蹈的時候。知勳皺著眉看著順榮神奇的舞蹈筆記本,因為看不懂所以被他隨手扔在一旁要順榮直接指導他。

_

你將背後交給我,你由我來守護,這是兩人的設計理念。

_

少了平時的成員們只有兩人的練習室變得相當寬敞,過分親暱的舞蹈教學讓知勳不自覺的在內心裡吐槽著,這還叫什麼舞蹈根本要跳到對方身上了呀!後來順榮被知勳沒好氣的訓話直到後來兩人都滿意的成品,順榮喜歡練習後兩人並肩坐著分享著只有一瓶的碳酸飲料,順榮大聲的讚嘆著碳酸飲料的美好惹來一旁知勳的嘲笑,直到後來兩人對視著開始笑了起來,原本寂靜的舞蹈室被兩人填滿,因為努力的練習而升溫著,全身都是汗的兩人倒躺在一起順榮將知勳的頭枕在自己手臂上,讓知勳心動的瞬間其實很容易,只要很簡單的幸福也能從中獲得滿足,而順榮仿佛這一切的綜合體,兩人之間的感情也許沒有過多的語言卻有著過分的親暱接觸。

_

你笑我就笑,你累了就依賴我,想撒嬌也可以,我唱你寫的歌,你跳我編的舞。

_

一切都是如此的順其自然,仿佛本身就是天生一對,一位樂理才子和一位舞蹈才子,他們的故事還在繼續延續著,若有人問起其中一位說對方是怎樣的好,兩人的回答很一致。

_

他什麼都不好,但是配我剛好。

_ 完


评论(2)
热度(53)

© 月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