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scoups_datu

過度甜膩

當有人問起該如何形容自己喜愛的對方的話,你會看到少年眼睛會彎成一條好看的弧形將對方譬喻成棉花般的柔軟,乾淨的純白猶如對方內心那片純淨的心,想要觸碰他的美好卻又怕對方受傷。

自己沉迷不已對方過於甜膩的嗓音彷彿對方自己本身最喜愛的草莓牛奶,溫柔滑順卻在製作過程當中似乎失手不小心添加過多的糖分,每次呼喚換來的都是對方甜甜的小奶音總是讓崔勝哲心癢難耐。

「庫普斯呀~。」,淨漢輕聲喚著對方想讓他回神,寬鬆的衣服露出的指尖在他面前晃著是那樣的可愛,崔勝哲抓住對方的手一個用力將對方扯進懷裡,悠閒的休假日原本打算躺在床上悠閒地滑手機的心思全被對方給摧毀,勝哲如似珍寶的將對方放在自己雙腿中間從背後緊緊環著,他轉身拎起床角的棉被裹著兩個人。

「怎麼了?這麼著急著找我?」,他張口就在對方的肩上留下一個咬痕才心滿意足的離開將整顆腦袋重量交給對方輕輕的磨蹭著,淨漢無奈地拍了他的頭。

「不是你找的我嗎?我剛剛看到訊息就過來了。」,大約五分鐘前勝哲給他發了訊息要他到自己的房間找他,勝哲笑著點點頭又加重了自己環抱的力道。

「沒甚麼,想你了。」,崔勝哲的回答讓尹淨漢有些哭笑不得又回頭看了下對方,勝哲貪婪地嗅著對方的氣味又在對方肩上留著一個又一個自己的印記,淨漢敲著他的小腦袋要對方離開自己,卻無力抗拒他的撒嬌索性就讓對方當自己的大型掛件,見淨漢並沒有抗拒他的舉動他又更加變本加厲的緊緊黏著對方,也許是感到有些熱了淨漢扯了扯自己的領子想散熱卻被對方有機可趁在滑嫩的肌膚上又留下一個印記,淨漢低頭看了看自己肌膚被對方填滿印記又看見對方一臉無害的望著自己只能搖搖頭作罷。

好甜。這是勝哲每次都想用來形容對方的味道,並非昂貴的香水味,而是一種有些懶散卻又不失穩重的氣味一切都被勝哲合理化甚至還嚐出了與別人不同的味道,奶味;不知何時不安份的舌早已侵入對方的口腔內,一遍又一遍有侵占性的纏住對方的舌又緩緩離去,他喜歡在深吻以後給對方一個吻,響亮的聲音總是讓淨漢忍不住紅了耳根在對方胸口打上重重的一拳,彷彿有默契般看了對方一眼便忍不住笑了出來。

「淨漢阿,我很愛你知道吧?」,埋在肩窩的他說話有些悶悶的卻能清楚感受此時他的認真。

「突然的說什麼呢?我當然知道我可是淨漢呢。」,他總是喜歡用輕鬆的語氣來帶過自己的害羞或是不知所措,一向都相當聰明的他不知為何遇上感情的事情就會開始遲鈍,勝哲往往都是主動的人而他只能生澀的回應著對方,與其說是回應不如說更多是將自己交給對方,他知道他可以很放心的在對方身上,在夜裡睡不著的時候總是喜歡爬上對方的床蹭進對方的懷抱才能換來熟睡,雖然睡到一半總是會被對方不安份的雙手給弄醒,他卻不願意睜開雙眼只能憤憤的閉著雙眼將對方雙手緊扣又繼續沉沉睡去。

整個下午兩個人都膩在床上,圓佑在遊戲中途伸懶腰順便觀望一下哥哥們,他發覺兩個人都已經陷入熟睡了,淨漢枕在勝哲手上而對方緊緊摟著他。

陽光正好的午後,房內平靜的異常房內沒有敲打鍵盤的聲響,只有安靜的彼此和覺得有些刺眼決定縮回自己床上看小說的弟弟。

评论
热度(52)

© 月戒 | Powered by LOFTER